时至今日仍然不明白是什么限制了我写东西,像是一夜之间丧失掉了全部的语言能力。

骨傲天的cp

  女孩像是一块砂糖,或者在他已知的这个世界的设定里,人类女孩应该要像一块砂糖。但他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其实丑得很,可以被比喻为破布、腐肉,或者泥巴。他自认为并非善类,救下女孩的时候除了他自身异于常NPC的正义值之外隐约也是觉得女孩未来不会成为善类,前者因公后者则循以私情,执事今天也是一个理智的聪明人。

  然而有人还是不解,隔着合适的距离告诫他不该去救无用的人,明暗用言语和眼神确认忠诚,他冷着脸也不解释,把自己表现得如同本世纪最后的浪漫主义者,不过后来也没什么大变,执事如反派一样阴着脸,他一生犯恶诸多因而不求救赎,但毕竟还是搞不定寂寞,彼时他抱起女孩的...

一见


首先必须有一个动词——当然是动词,感受是一瞬的,方寸之间天崩地裂,宇宙膨胀伴引发巨大的时间拉伸,然后坍缩,那一个瞬间他觉得除了那个人自己什么看不清了,人群、对话、理性或者盘旋在头顶的灯光。

他在隐秘地颤抖,心跳共鸣出血的潮汐,冲击着体内的五脏六腑全都如同钟鸣。

无题

金南俊进门,带着宿醉的酒和浑浊的烟,混在一起就是五光十色的都市之夜,闵玧其看清来者的模样后悻悻地扔下手中防贼用的棒球棍,眯起双眼居高临下地去看男人颓废的发旋。此时此刻金南俊背靠墙壁脚踩玻璃碴子,脊柱起源于脖颈,在平稳的表皮下凸起嶙峋的沟壑,像是沉睡在肌肤之下的千刃山。
“要么去床上睡,”他没好气地说,“要么滚。”
于是金南俊抬眼去看他,又笑,含糊着说了一句好。然而闵玧其见他这副模样就来气,他想金南俊当时和自己讲分手的时候也是这幅模样,套在一个菩萨样的模子里,和和气气,和气生财。
和气生nmb。
他们分手的时候夏还未亡,曾经一起放过烟花的海滩潮起潮落日以夜继,彼时他们共享一只烟。
然而他这次没能走掉,金南...

瞎逼逼

讲真,你们要是真的不说话,我会以为我真的养了一堆僵尸粉哟……

朋友们啊,难受死了,可别鸡巴进饭圈了,进了也什么都不要说老实稳妥地呆着吧,烦死了,烦都能烦死。

算了你们还是别理我了

《往日吹醒》文评

文评:《往日吹醒》——给所有我们未到达的‪明天‬

食用说明:1.前排表白漠北太太  @李漠北  ,您是在下一切语言所不能有的幻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 包括并不限于乱七八糟、笔力丧失。
...


Future Looks Good

uture Looks Good


食用说明:1.音乐制作人宰X歌手中,混更,无意义的短故事,OOC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.偶尔写自己喜欢的事情,处处随缘

 目录

01

  如果重逢也都是尴尬,不如不再见面。

  写完这一句后,太宰治扔了笔坐在转椅上一连转了四五个圈。

  如果都是尴尬,太宰治身子瘫在椅子里心里却泛着波涛汹涌...

酒客

酒客

※短故事一则,原作向,破镜重圆,没逻辑,爱过。

 其他请走:目录


  晚来黑云四合,彤云低垂环绕山峦飞起小雪,缭绕间青松瘦密,更显群山嵯峨镇定。山腰唯一的的酒家闭门撤席,小二裹了毯子痴痴守一方黯淡火炉,鼻头指尖一点红,火光跳跃如鱼。

  晋北初雪,漫漫白绒淹没路人行迹。

  悄然的寂静里唯有一个男人骑马自山下而来,如山水画中万千留白里的一点墨迹,他一袭布衣,披风厚重压在枣红的马上。只是奇怪晋北人善用弯刀,这人却缚枪于背,似乎并不是本国之人。

  推门入室,寒风...

1 2 3

© 岸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